當前位置:

【散文】秋 滿

來源:新寧新聞網 作者:蔣雙捌 編輯:新寧融媒 2022-08-22 16:13:42
時刻新聞
—分享—

與秋滿的不相見已有三年余。自高中畢業后,我多奔波于演繹著春天的故事的外地,而秋滿則一直守望在家鄉希望的田野上。

今年的家運很是不順,先是兒子在工地上被砸傷;接著弟弟因為心臟病進了醫院;第三天上,外甥一個電話說他媽媽騎車摔倒了……妻子和母親說:去問問仙娘吧,看看家里是否有什么怪哉。

仙娘說:你家有個三十多歲的故人因為每年七月半你們沒有給他化紙錢,所以在搞鬼。你們回去后記得七月半給他化些紙錢吧,自然就沒事了。

這個三十多歲的故人是誰,八十高齡的母親已是不記得。妻子電詢于我,我努力在記憶中搜尋著:莫不是去世六十多年前的大伯么?聽說他患腿病沒錢醫治,活活痛死了。母親說:應該是他了,到時記得一定要為他寫上悼貼化上紙錢。

家鄉的七月半鬼節不亞于清明節的鄭重,更因為一連串的事故,我決定一定要回家親自在家中神龕前叩首燒化紙錢。

燒化儀式過后,我的心情竟然輕松了不少,于是走到門前的院子里閑坐。今年的暑熱超過了以往的任何一年,氣溫高、持續時間長,連月光都顯得很火辣,發出紅色的淡光。

我剛點燃一支煙,十幾步外就傳來了咳嗽聲:“八滿回來了么?這么遠也回來講禮性?!?/p>

這是秋滿的聲音了。秋滿比我大了一個多月,是五十八年前那年立秋的那天出生的,大名蔣廉秋,是我本家五福之內的兄弟。長輩們為了親昵,就在每個孩子名字最后一個字的后面,加上一個“滿”,于是就有了“秋滿”“八滿”“良滿”之類的小名。

我忙說:“秋滿哥,快來一起抽支煙?!?/p>

“我已經抽了一支在等你了?!蹦赣H拿出一根條凳,我們就坐在桂花樹下一起聊了起來。

我們從小學一年級就同學,很多學期都還是同桌,都趕上了恢復高考才讀上的高中。一九八零年高中畢業時,我倆都還沒滿十六歲,畢竟是“麻布袋繡花,底子太差?!本鸵捕紱]能考上中?;虼髮W而回家務農,成了家里的頂梁柱。

我跟舅舅學了一年的泥水工,決定出去打工。走的那天,秋滿哥遞給我賣魚苗賺的十塊錢:“在外面不容易,拿著吧,過年回來了再還給我!”而我當時做泥水工每天的工錢是五毛。

過年回家時,我終究沒有還他的那十元錢,而是給他買了一條湘妃竹香煙。自那以后,我每年的回家,都忘不了給秋滿哥帶條煙。而每次我遞給秋滿哥煙的時候,口里總是說:“你經常這么講禮性,怎么好意思?”卻也從不拒絕,但每次都給我一塊我最喜歡吃的腰排臘肉。

因為不是過年回家,我也就沒有特意給秋滿哥買煙,遞給他一包黃色的芙蓉王,就與秋滿哥說起這次回家的緣故。秋滿哥說:“這種事么,信則有,不信則無。但還是信一下好,畢竟是對老人的尊重?!?/p>

我問起他這幾年來的情況。秋滿哥說:你嫂子身體還可以,聽說你回來了,要你明天中午去吃血醬鴨。你大侄子今年生了二胎,是個男孩。侄女嫁到了河南,白養了。小侄子三十一了,找了好幾個女朋友,但就是不結婚。女方說要有車子、在城里有房子才可以。他打工才五六千元一個月,手又松,年頭到年尾存不了幾個錢的。我和你嫂子種了五六畝中稻七八畝苞谷,吃飯哪能吃得出錢來?隨他去吧。

秋滿哥為了生養這三個孩子,很是費了氣力的。生下第一個后馬上寫信告訴我,我自然與他一樣的高興,也回信告訴他我的妻子也快生了。不到半年,他老婆又懷上了。村干部立馬報告了鄉里的計生辦,計生辦的工作人員就上門要他繳兩百元的罰款。他哪里拿得出錢?于是就東借西借,也寫信向我借,我就寄給他五十元。生下女兒后,計生辦要他老婆去辦絕育手術。他想只一個兒子,女兒畢竟是別人家的,不濟事。如果與別人打架,有兩兄弟,一個被摁住了,另一個也好去幫忙,就決意還要生個兒子。于是每當計生辦的人上門,他就讓妻子從后門躲到山上去。

女兒還不到兩歲,秋滿哥就盤算著生第三胎了。懷上后,偷偷去醫院里做了檢查,醫生說你妻子懷的是“花胎”,秋滿哥才放了心。為了不被計生辦的抓去打胎,秋滿哥就讓妻子東躲西藏,最后在后山的山洞里生下了老三。

生了兩個兒子,秋滿哥遂了心愿,但麻煩也來了。計生辦的隊伍來了,要罰款一千八,妻子要結扎。

妻子被計生辦的人帶去結扎,但家徒四壁的秋滿哥實在是繳不上罰款,于是計生辦只好把他家的那條老黃牛婆牽了出來,再把他妻子的嫁妝一張三門柜、一張高低柜臺出來湊了數。

接下來就是夫妻倆沒日沒夜的勞作,養兒育女。秋滿哥結婚前雖也做過賣魚苗的生意,但因為三個孩子的遞次出生,妻子因為做了手術又受了驚嚇,身體也弄壞了,他忙地里的活就夠嗆,哪里還有時間外出做小生意?

“要是像你一樣只生一個就好了!”

一口濃煙從秋滿哥的口腔里噴出,秋滿哥黝黑的、皺紋橫布的臉上滿是無奈。

我也很是羨慕秋滿哥的有兒有女,他卻羨慕我只生了一個輕松。每當煩惱時,秋滿哥就會一個人坐在自家院子的青石條上抽悶煙。妻子很反感他抽煙,就叫孫女去把爺爺的煙拿掉。秋滿哥認為自己的女兒是女的不濟事,卻對孫女視為掌上明珠,在外做事再累,回到家聽孫女叫一聲“爺爺”,就又精神抖擻了。每當孫女來抓臉搶煙時,他就站起來抽,孫女返回奶奶身邊說“爺爺不乖,我搶不到?!彼瓦珠_嘴露出蠟黃的牙齒笑。

我問他還打牌么?秋滿哥說:“也打的。但我打得小,本錢小,怕輸。他娘的街上那些人的錢不只是哪里來的,也和我一樣種田種地,他們怎么就可以打那么大的牌?三個人打都是五塊十塊還要對捶;四個人剝皮至少兩塊三塊;打麻將紅中飛也是五塊十塊對捶,輸贏一場幾百上千的!”

“我只與院子里的老人們打一兩塊一番的,一場輸贏也就幾十元。這段時間手氣差,場場輸。等收了苞谷賣了錢,也去街上打五塊、剝兩塊?!?/p>

“你要是去打五塊我就脫了你的短褲!”

秋滿哥說這話時剛好嫂子抱著孫子過來了,孫女則跟在身后:“八滿老弟,他是一點不想好處的。年紀大了,哪里打得那些后生家贏?卻又牌癮大,有一點點時間就到老屋里去打牌。女兒寄給他的錢多半是輸了的?!?/p>

我早就聞聽秋滿哥的牌癮很大,和煙癮一樣的大。也聽說秋滿哥的牌技很是厲害的,怎么現在張子就差了?

嫂子說:“八滿,你秋滿哥現在不行了,眼睛不行,反應也差好多了。他竟然還想去街上打?別人不捉他的‘四眼’才怪!”

秋滿哥就沉默著,但我肯定:等收了苞谷后,他去街上打五塊的決心是難以改變的。

二嫂子說要脫了他的短褲,我認為也完全是氣話。秋滿哥是個很勤勞的人,適當的放松,通情達理的嫂子還是很能理解的,何況秋滿哥很能掌握“度”的。

嫂子的血醬鴨是本地一絕,我逗著侄孫女要她叫爺爺,她卻伶牙俐齒地說:“你不是我爺爺,我爺爺臉是黑黑的,牙齒黃黃的?!币么蠹倚Φ枚亲犹?。嫂子要帶著孫女孫子回家睡覺了,我說:“嫂子,明中午還煮點臘肉吧?!鄙┳诱f:“我知道的,你最喜歡吃腰排臘肉的”。嫂子每年都喂養兩頭大肥豬,都還是用傳統的方法煮潲喂養,而豬早已不是當年的土豬品種了。一頭賣錢,一頭自家留著過年。每年都少不了我的一塊。如果我沒回家,就請人給我捎帶或寄過去。

四十年前的剛分田單干時,組里種的都是雙季稻,“雙搶”時我和秋滿哥包著踩打谷機?,F在我家的水田只是母親在種了幾坵田的苞谷,余下的也讓秋滿哥種著。我問他現在為什么不種雙季稻了,他說:“現在種不了了。一是水利條件差了,好多水井不出水了,池塘根本存不了水,水圳大家也沒去修了;二是種子、肥料、農藥等生資成本高,干活的功夫不算,差不多是兩抵消,糊口可以,但掙不了錢的。四十年前稻谷三十元一百斤,現在是一百二十元一百斤,而生資的成本漲幅不知要高出多少倍了。那年我砍柴把腳砍傷了,你爺爺幾副草藥就幫我治好了。一個感冒幾粒藥幾角錢就治好了,現在一個感冒沒幾百上千根本治不好。你對照比較一下,種田能掙到錢么?”

秋滿哥的勤快是與生俱來的,無論是酷暑還是寒冬,每天都是不停地勞作,暑天身上更是沒有一根干紗。閑聊中他不停地在身上撓癢,那是因為熱天太勞累身上長滿了痱子。

閑聊的時間總是過得快,月亮漸上中天,秋滿哥的那包煙至少也抽了一半了。他“哈切”一聲:“你也累了,明天我們再聊吧?!?/p>

本來我和秋滿哥的身高差不多的,但站起來送他走時,我明顯感覺到他比我矮小了許多。秋滿哥的身影消失在銀灰的月色里,四野傳來夜蟬有氣無力的低鳴,使得這山村更顯靜謐。躺在床上,我在咀嚼來日血醬鴨的同時,更希望秋收后秋滿哥到街上打五塊的時候,手氣會好一點。

來源:新寧新聞網

作者:蔣雙捌

編輯:新寧融媒

本文鏈接:http://www.meet-late.com/content/2022/08/22/11744785.html

閱讀下一篇

返回新寧新聞網首頁
天天干天天日|免费av中文字幕在线|国产色一区二区三区|人人看人人摸欧美